业界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方方是面照妖镜
点击次数:197 次  更新时间:2020-04-21



01

对方方的围剿,烽烟再起。
   除了原来的那批鸟人,一些方粉也在倒戈。

因为据说方方的日记就要在海外出版了。

这次方方的罪名,在“试图颠覆政府”之外,又加了一个“给八国联军送炮弹”。    

说句实话,方方的日记会被敌人利用,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敌人只要还是敌人,他利用什么来攻击我,真的不可预料,即使我递给敌人一个土豆,敌人也可能用这颗土豆来砸死我。这是由敌人的本性决定的。即使我说政府有100%的支持率都会被敌人利用,敌人会说:“百分之百的支持,来自百分之百的恐惧。”敌人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除非你举手投降,否则你永远无法避免敌人的攻击。我倒有个主意不知可行不可行:解除一切武装,从此以后敌人连航母都不需要了,直接开着货船来,正如鲁迅先生所说:“友邦人士,从此可以不必惊诧莫名,只请放心来瓜分就是了。“在互联网时代,出版纸质书只是转换了一个载体,如果说送炮弹,这个炮弹早就送出去了,不是现在。何况,是不是炮弹、炮弹是否为方方所送,完全可以说道说道。

02

当看到有人说方方日记被敌人利用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了王实味。    

1947年7月1日,晋西北某地,翻译家、评论家王实味被秘密处决,处决工具是大刀,葬身之地是一眼枯井。王实味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发表在《解放日报》上的几篇评论文章,会因此丢掉小命,而且还死得这么惨。王实味在评论中说了什么呢?“我并非平均主义者,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却实在不见它必要与合理——尤其是衣服问题上。“这是王实味同志的原文。他所说的“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指的是当时延安的等级供给制。王实味同志说的是不是事实呢?是事实;王实味同志的观点错没错呢?也没错。当时,延安仿照苏联搞了一个供给制,干部按级别拿的津补贴不一样,穿的衣服也不一样,普通人穿本地土布做的普通服,高级干部穿从外地采购的斜纹洋布做的干部服。吃饭,按级别分为大灶、中灶、小灶、特灶,特权和腐败有点初见端倪的意思。王实味同志长期从事马列著作翻译,对马列主义教条应该比较了解,加上他性格耿直,看不惯也在情理之中。其实真实情况比这更严重。比如说舞会,比如说那时候领导干部夫妻晚饭后在延河边散步,后面跟着个小战士帮他们抱着娃娃,成为延河一景。

人家兴冲冲来参加革命,一不小心就成了不花钱的保姆,这些王实味同志都还没有说。王实味同志是小心翼翼地、有节制的表达,他都没有上纲上线地进行定性,说好的“官兵一致”呢?说好的“同甘共苦”呢?王实味同志都不敢动问,只是避重就轻地说了个“没有必要”,就这么一句不痛不痒地话,竟然闯下天大祸事,王实味同志因此被开除党籍、被逮捕关押、被扣上“托派”、“特务”等等帽子,最后被砍头。

在批判中,指证王实味的很重要一条罪行,就是他的文章“被国民党反动派利用”。这个也是事实。可是我想问问,送炮弹的,到底是搞特权的人呢,还是批评特权的人呢?你消灭了批评者,就等于消灭问题本身了吗?张大爷和李大妈都知道:要想啥啥啥,除非己莫为!尼玛敢做不敢当,自己做的事,屎盆子扣别人头上。再来看方方现在的遭遇,是不是觉得有点穿越啊?中国是个文明国家,连戏剧都分公母,有个《女起解》,也有个《男起解》。

现在,我们连炮弹都分出了雌雄。

03

有人担心方方日记被敌人利用,这种忧国忧民的情怀真是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我就想问问,敌人利用的内容是什么?批评庸官么?方方批评的矛头,一直指向的是庸人,而不是政府,说长江有污水就是反对母亲河,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如果这个也算,那么抓周永康、徐才厚岂不是给敌人送原子弹?如果有些官员的反应迟钝、工作不力不是事实,你怎么解释走马换将?怎么解释上百个处级以上干部被免职?就算是送炮弹,这个炮弹也不是方方送的吧?    有人说,敌人会把方方日记当成证据,来向我国索赔、来嫁祸和制裁我国,我想说方方多次强调的一个关键词:常识!

你觉得用日记来打国际官司符合常识或者惯例么?敌人有你这么弱智么?方方又不是第一个爆料者,中国政府早在1月初就把疫情通报给了世卫组织和相关国家,方方写日记是20多天以后才开始的事情。

你的逻辑,是不是中国应该捂盖子?或者说,向世界通报疫情也是送炮弹?传染病爆发地不一定就是罪魁祸首,否则你怎么解释日寇罪恶的731部队在中国制造的鼠疫和霍乱?有人说,方方的日记没什么正面价值,我想说,你爹妈死了,你捶胸顿足也没什么正面价值,你应该在你爹妈棺材旁边跳舞,一边跳舞一边喊“加油“,这个比较正能量、比较有正面价值。有人说,方方不代表武汉人民,武汉人民没那么悲观,并举出了好多例子。我想说,对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感觉会有不同,有的还会存在巨大差异。家里死了人和没死人感觉就不同,死了几个和死了一个感觉不同,死了老人和死了孩子感觉也不同,死了邻居和死了隔壁小区的人感觉都会不同。你特么不知在哪里找来的几个傻逼,过几天他家人死了,你再去问他感觉如何。有人说方方造谣,请问哪个是谣言?小护士之死么?这个“谣言“对敌人来说有利用价值么?方方不过是表达一种对年轻生命的痛惜和怜悯,信息没搞准是事实,可是,小护士还活着,不正是方方高兴看到的事情吗?何况方方第二天就在日记里道歉了。

你肯定会说手机是吧?说到这个问题,方方再次强调了常识,请问手机哪里去了?在医院?在亲友手里?炉子里烧了?你不依不饶地要求看照片,你特么想干什么?你这才是想送炮弹。

有人说方方关在家里,都是道听途说。我告诉你,连道听途说都算不上,因为她就没出过门。可是你应该知道,人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了解事情不是只有用一双眼睛,我想问问搞新闻的,电话采访是不是也是一种采访?最顶层的管理者我也想问问,你们重要的信息来源是不是也靠汇报(听别人说)?不是事必躬亲、凡事亲历亲为得来的吧?

有人拿方方的房子说事,我想说,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不过一码归一码,这和日记有什么关系?如果我说你八岁还尿床、十岁还在流口水是不是你就输了?

这种人的人品如何我不知道,但其批判手法一定下三滥。

我记得方方在最后一篇日记里表示,日记虽然告一段落,但敦促追责的事,她也不会放弃。这句话对某些人来说,非常可怕。方方是个毫无心机的女人,她没有自我保护意识,不知道这句话会给自己带来多大麻烦。我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围攻方方是个阴谋,那些被免职的庸官和有可能下一步被追责的庸官,余威还在、关系网还在,他们的能量非常大,为了保全自己,他们需要疯狂反扑,我疑心这股浊流的背后,是他们在兴风作浪。恶狗和毒蛇咬人,往往是因为恐惧,对这帮人要有清醒认识和高度警惕。

还有一帮是文坛的痞子和流氓,方方当主席八年,得罪了一些投机钻营的小人,现在机会来了,他们可以一泄私愤了。

剩下的就是是非不分的傻逼,包括极左分子。邓小平同志认为既要反左又要反右,但主要是反左。极左分子最喜欢的就是给人戴帽子,戴了帽子就可以冠冕堂皇地消灭对手了。

疫情和方方,都是照妖镜,流氓、骗子、坏蛋和傻逼,会一一现出原形。

王实味和方方,都是真心英雄。那些对王实味和方方举起砍刀、亮出毒牙的人,看似勇敢、其实最怯懦,因为对付王实味和方方是最安全的。

历史已经证明王实味无罪。

历史还将证明方方无罪。
如果批评是有罪的,那么沉默也会是有罪的

如果沉默是有罪的,那么鼓掌不热烈也是有罪的;

如果鼓掌不热烈是有罪的,那么最先停下来的那个人也是有罪的。

当年在上海滩,黄金荣为了讨好戏子露兰春,给看戏的人定了个规矩,凡是看露兰春的戏,只许叫好,不许喝倒彩,否则就痛揍一顿。

请记住,这种事是流氓干的。


上一篇: 儒家文化概述
下一篇: 方方日记争论述评
公司简介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主办单位:归元霹雳火管理咨询(武汉)有限公司∣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月湖街铁桥南村135-2-1∣联系电话:027-84594978
公安备案号:42010502000349  工信备案号:鄂ICP备09016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