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论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丛
诉更新局非法拆迁案法庭陈述(草)
点击次数:184 次  更新时间:2020-09-18

诉更新局非法拆迁案法庭陈述

一、原告是463厂主办的集体企业、劳服企业,应依法界定产权

改革开放之初,全国大批下乡知识青年陆续返城,严峻的就业形势严重地影响着安定团结的社会局面,国务院提出“要拨出一些资金,在大中城市办好劳动服务公司”,原告是1984年由国营四六三厂主办成立的劳动就业服务企业,符合“从业人员中百分之六十以上(含百分之六十)为城镇待业人员”这项劳服企业认定标准。劳服企业“安置了孩子、稳定了老子、减少了乱子”,党和政府以及主办单位应该秉持初心,过河护桥,倍加爱护。

原告企业员工由国家劳动部门正式招工,安排在劳动服务公司旗下,持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原告与学院没有组织人事隶属关系,没有劳动合同约定关系,不能享受与学院教职员工同等福利待遇(比如福利分房、公费医疗、退休工资等),长期以来,原告与校职代会、校工会无缘,在校内根本不存在民主权力。原告是学院承接前四六三厂主办的集体企业不假,但早被主办单位遗弃,声称原告为“校办企业”根据不足,“校办企业”和劳服企业“主办单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原告劳服企业1984年成立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武汉船舶工业学校。国家立法保护集体企业、劳服企业权益。不是把原告说成是“校办企业”就可以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简称《集体企业条例》)《劳动就业服务企业管理规定》(简称《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的保护,就可以违反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单位清产核资产权界定暂行办法(简称《产权界定办法》)另搞一套。《产权界定办法》第三条明文规定:所有在国家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注册为集体所有制性质的各类城镇集体企业、单位,包括各类联合经济组织、劳动就业服务企业、有关事业单位,由集体企业改制为各类联营、国内合资、股份制的企业,以及以各种形式占用、代管集体资产的部门或企业、单位,在清产核资中须按照本暂行办法界定产权。”否定原告劳服企业身份不是抵制集体企业、单位实行产权界定的理由。

二、原告对涉案房产拥有永久性居住权与用益权

涉案房产为企业住所,原告享有居住权,具有“住房”性质,应依法进行产权界定。和“福利分房”住房制度改革一样,在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产权界定”和“住房制度改革”都属于推动市场经济健康发展、实现国有资产转让、开辟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发展性质的重大改革举措。并且,集体企业清产核资、产权界定在先,住房制度改革、住宅商品化市场化跟进在后,国家出台多部法规规定,集体企业资产必须经过产权界定依法确定产权归属。这是强制性的法规规定,没有半点含糊的空间。在《武汉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办法》(简称《武汉征收补偿办法》)没有囊括“产权界定”的情形下,应该比照“符合房改条件的,应当先进行房改”的规定先进行“产权界定”。不经产权界定,任何人都无权处分集体企业资产,无权破坏集体企业资产的完整性,无权损害劳动群众的合法权益。(参见《产权界定办法》第四条)涉案房产受法律法规保护,不是你要拆就可以强拆的。

涉案房产为国家拨款替原告企业专款专用量身定做,竣工之后原告企业即刻入住,至今30多年为原告实际控制的“大国有”时代的公有房产。原告对涉案房产拥有永久性居住权与用益权。为了适应现代企业制度、适应市场经济环境,必须进行与房改措施等量齐观的产权界定。

三、主办单位一贯剥夺原告的企业自主权,侵占企业资产

将原告企业列为“校办企业”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属于我管”,醉翁之意不在酒,“校办企业”之说本身就含有侵犯企业自主权、财产权的蓄意。上溯至1994年,主办单位通过《校长办公会议纪要》(1994年4号)乘清产核资之机收权,改变集体企业性质,剥夺企业法人的独立自主权,包括管理权、人事权、财产权,明显属于违法行为,对这种违法行为主办单位毫不掩饰,可谓明火执仗。

第三人即主办单位没有履行企业章程规定的企业法人代表变更时实现财务“审计交接”的规定,并篡改了企业章程,侵占了企业财产。集体企业资产受到集体企业条例《清产核资办法》(全称《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单位清产核资暂行办法》,下同)和《产权界定办法《管理规定》《产权界定规定》(全称《劳动就业服务企业产权界定规定》,下同)等多部法规的明文保护,收缴侵占集体企业财产属于违法行为。所收缴侵占的企业资产高达二十多万,根据《产权界定规定》“凡主办或扶持单位收取的折旧费、资产占用费、管理费及其他费用或实物计价之和达到或超过其资产净值的,该实物资产及其形成的资产,归劳服企业集体所有”的规定,主办单位所收缴侵占的企业资产用以抵付涉案房产的建筑成本绰绰有余。即使界定为国有资产,《产权界定规定》第十二条也明确规定,原主办或扶持单位不得无故抽回(扶持资产),该劳服企业继续有偿使用。在房屋征收过程中被告与第三人串通合谋借机收权,剥夺原告的居住权、用益权,非法实施补偿或获得补偿,其行为属于共同违法。

第三人觊觎集体企业资产,在清产核资工作中乘机收权,貌似管理,其实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灭,作为集体企业母体(所谓“主办单位”),属于“遗弃”行为。最为明显的是1998年学院升格为职业技术学院后,根本无视自己“主办主管”的集体企业的现实存在,致使名称变更没有和学院其他中层组织、基层组织一样及时变更到位,沿用已经失效的旧有名称长达十年之久。武汉船院作为主办单位没有尽到自己的扶持义务、作为集体企业母体没有尽到自己的监护责任。可悲的是,本劳服企业至今仍然保持着创业初期的原始状态,时至今日都不能分享改革开放的社会红利,仍然是现代大都市里一个积弱积贫的群体,仍然是社会全面小康进程中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如果习近平同志知情,相信他断然不能容忍。

四、原告拥有学院全称冠名权,产权界定就是析产方式

学院是集体企业的主办单位,主管部门,原告企业拥有以学院全称命名的冠名权。冠名权属于一种无形资产,附于有形资产之上。原告所居住所使用的学院自管公房,房产证所有权人名称与原告企业名称有重叠关系,在逻辑学上属于种概念与子概念的关系,种、子概念相互之间构成包含关系,就像武汉职业技术学院膳食服务部拥有自己的食堂、办公楼一样,原告对专款专用起建的企业住所拥有完全产权合情合理。与学院膳食服务部不同的是,膳食服务部不是法人,要接受学院法人的约束。而集体企业是独立法人,有完全自主权。原告企业对主办单位存在一定程度的依附性与衣服心态,是“大国有”时代计划经济环境造成的结果。在改革开放新形势下,集体企业要“断奶”,要独立,要与主办单位脱钩,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适应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环境,经济必须独立。要实现经济独立,必须通过析产的方式予以解决。集体企业清产核资工作中的产权界定是指对集体企业的财产依法确认其所有权归属的法律行为。产权界定就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析产”方案。“产权界定”是集体企业确立现代企业制度、融入市场机制、健康成长的必由之路!

五、主办单位产权界定故意不作为,涉案房产属于“待界定资产”

被告拆除原告住所与经营场所的主要依据是“我们只认房产证书”。其一,产权证书的所有权人名称包含了原告,原告也称“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综合商店”,是武汉船院涉案资产“综合商店”的实际占有人;其二,产权证标注的产权性质为“全民所有”,原告不能被排斥在“全民”之外,原告拥有产权名正言顺;其三,涉案房产是替“综合商店”量身定做的集体企业住所与经营场所,原告拥有涉案房产的实际控制权与用益权,本案第三人无权染指集体企业资产。比如,学院出租叫公房租赁,承租人可获得房屋价值占比70%以上的补偿,出租人相反只能获得30%的份额。如果是原告企业出租,性质就不同,属于集体房屋出租,承租人不能获得房屋价值的补偿,只能获得室内装修补偿。由于主办单位违法强行收权侵占,在产权界定上故意不履职、不作为,涉案房产属于《清产核资办法》第二十三条所定义的“待界定资产”,本案第三人不能将“待界定资产”占为己有,本案被告应本着尊重法律、尊重事实的精神,对待“待界定资产”只能积极主张产权界定,不能支持本案第三人的产权主张,那是违法侵占行为。

涉案房产为第三人在其主导的早期工商登记过程中明文授予原告集体企业,集体企业永久性用益权不能在房屋征收过程中被非法侵犯、被违法剥夺。

六、“待界定资产”不能以“房产证为依据”实行武断处分

国资管理代表国家鼓励国有资产,属于行政管理性质,武汉船院国资处是经国家收权的兼有政府行政职能的管理部门,产权界定是武汉船院国资处的重要职责,武汉船院国资处应该依法履行界定职责,否则就是行政不作为。

原告向被告及第三人履行了告知义务,被告不能违反产权界定政策法规擅自处置国家“待界定资产”。被告无视法规规定,承认并迁就违法行为本身违法,且不论对违法行为如何追责,违法行为至少应予否定,应予撤销,应予更正,应予补救,将违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待界定资产”应经过产权界定后对权利人实施房屋征收补偿。产权界定有法可依,也不是权力说了算。

按照《清产核资办法》《产权界定办法》和《产权界定规定》等多部法规的规定,没有约定的,其产权原则上归集体企业劳动者集体所有。原告具备独立法人资格,受到集体企业条例《管理规定》等多部法律法规的保护,在事前没有其他约定的情形下,其产权不能被分割、不能被平调、不能被侵占。原告对专款专用起建的企业住所拥有完全产权合法合规。原告已经反复提出了界定请求,在没有依法进行产权界定之前,对于“待界定资产”,任何人都没有处分权。

七、有法不依就是恶意串通,违法达成的所有约定均属无效

被告与第三人有法不依就是恶意串通,故意违反国家多部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他们达成的包括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在内的任何约定意向均应该宣布无效。

原告已经通过直接方式、间接方式、口头方式、书面方式向被告及第三人进行了无数次告知,他们还将我们出具的与房屋装修装饰有关的证明材料挂在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官方网站信息公开网页上予以公示,被告与第三人对原告住所即经营场所的所有情况是知晓的,对原告所享有的用益权和支配权是公开承认的。被告与第三人无视国家保护集体企业权益的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无视集体企业清产核资、产权界定的多部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无视《武汉征收补偿办法》第三十三、三十四条的强制性规定,违背自己在《汉阳区船院片旧城改建项目征收补偿方案》符合房改条件的,应当先进行房改”、“给予公有房屋承租人被征收房屋价值70%的补偿”的原则性承诺,有法不依、言而无信含有行为上的故意,已经造成原告集体企业净身出户、已经把原告企业逼上了绝路。被告对原告住所及经营场所的强拆行为明显违法,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原告保留追究被告及第三人经济责任的基本权利!

综上所述:

1.对待集体企业、劳服企业的被征收房产,应以《清产核资办法》《产权界定办法》《产权界定规定》等相关政策法规为依据,符合产权界定条件的,应当先进行产权界定,再对确权后的权利人实施补偿。被告面对集体企业资产适用法律法规缺乏全面把握,武断处分国家“待界定资产”明显不当,拆除原告企业住所与经营场所违法;

2.被告以房产证作为房屋征收补偿的唯一依据,不符合《武汉征收补偿办法》第三十三条“符合房改条件的,应当先进行房改”“公有房屋承租人可以获得征收补偿”以及第三十四条“给予公有房屋承租人被征收房屋价值70%的补偿”的规定,适用法律、法规具体条款明显错误

3.被告与第三人串通合谋,有法不依,双方达成的包括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在内的任何约定意向均属无效。

4.第三人国资管理处行驶国家赋予的国资管理行政职权,产权界定不作为属实,应该采取得力措施进入角色,进行补救。

上述事实说明,本案第三人剥夺企业自主权、对主办扶持的集体企业遗弃不管、拒不履行产权界定职责、侵占平调集体企业资产等违法行为给企业发展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后患,包括无穷无尽的讼累。只有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才能还弱势群体一个公道。党和政府应该不忘初心,过河护桥、卸磨喂驴,有法必依,有错必纠,积极采取补救措施改善原告企业的生存环境与生存状态,让原告脱离苦海,重新回到党和政府温暖的怀抱。被告在房屋征收补偿行政行为中应该站在多部与集体企业利益相关的法律法规的立场上依法办事;第三人应该做“慈母”一般的“主办单位”,而不应该效仿“狼爸”。原告感恩我们的主办单位这位慈善的母亲的初乳哺育,并有意向继续同母校进一步合作,用好这笔资产!


公司简介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主办单位:归元霹雳火管理咨询(武汉)有限公司∣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月湖街铁桥南村135-2-1∣联系电话:027-84594978
公安备案号:42010502000349  工信备案号:鄂ICP备09016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