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论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丛
“且忍庐”与“三知堂”——东方的哭墙
点击次数:971 次  更新时间:2017-06-13




方方小说《软埋》被列为禁书,一时间风生水起,说好说歹的声音沸沸扬扬。是第三届“路遥文学奖”搅起了这场舆论大战。2017年4月23日“路遥文学奖”在京揭晓,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摘取了桂冠。首肯的首肯,非议的非议,口水战由此铺天盖地,海啸一般席卷而来。

  

《软埋》讲述了一个女人的蹉跎命运。通过近半个世纪的生存奔波和时光磨砺,主人公从一个乡绅的儿媳成为一个勤勉慈爱的保姆,从一个失忆的女人变成一个沉溺于往事却没有了知觉的植物人。她的故事里包含了太多的伤痛和宽容,太大的失落和满足,太详尽的记忆和太彻底的遗忘。她是以植物人的方式回到天堂的,她带走了人间太多的秘密!

一位一生都给人当保姆的善良女人丁子桃,儿子青林发财了,买了别墅接她过去享福,但别墅里的一切她都似曾相识,这让她产生了极大的恐惧:“这不是像地主家了吗?你不怕分浮财?”当晚,丁子桃彻底丧失了意识,她在梦幻中一层一层的下到地狱第十八层,发现自己原来叫“胡黛云”,是川东大宅门“且忍庐”主人胡如匀的闺女,也是大地主“三知堂”堂主陆子樵的儿媳。在暴戾血腥的土改中,胡黛云娘家人惨死在斗争会上,爱藏书的父亲胡如匀的藏书被土改积极分子焚烧,纸灰被农民一担一担地挑去肥了田。其夫家陆家是在川东深山里低调了一辈子的开明乡绅陆子樵,与胡如匀是留学日本的同窗好友,辛亥年间就支持孙中山革命,共产党来了也一直捐粮捐钱,还帮着一起剿匪,他算得上新中国的功臣。但1950年,土改浪潮海啸般席卷而来时,陆家主动地交出浮财,依然不能幸免。与其有旧怨的农民金典鼓动开他们的斗争会,要分陆家的“浮财”,包括土地、财产和丫鬟。外面不断传来许多不幸的消息,斗争会预示着非命!在斗争会前夕,陆子樵带领全家十几口人和仆人集体自杀,死前他命儿媳胡黛云将全家人软埋在院子里,然后带孩子从密道逃跑。但胡黛云在逃跑途中掉入河中晕死过去,儿子也淹死了。她被人救起后失忆,改名丁子桃,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吴医生再次结婚并育有一子吴青林。吴医生本姓董,父亲是晋西北开明绅士,也在土改运动中全家被杀,而他因在外幸免于难,后在逃亡的过程中救了解放军军官刘政委,并在刘政委的帮助下参加了革命,有了一份安稳的生活,为了这份安稳的生活,为了后一代人不受株连,他不得不改姓埋名,坚持将这些秘密带进了天堂。

故事的另外一条主线是吴青林。他觉察到父亲、母亲都有难以对人言说的惨烈历史,于是循着爸爸的日记和妈妈的只言片语等蛛丝马迹刻意查访,他不仅知道了自己原本姓董,而且追溯母亲被从河里救出之前的人生轨迹,找到了陆家祖宅“三知堂”,面对一群祖辈的坟茔,他不可能无动于衷,但他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放弃了继续探索,他说服自己:“坚强的另一种方式,就是不去知道那些不想知道的事情。”

总而言之,这部小说颠覆政治宣传中的土改历史,讲述了一个“新社会把人变成鬼”的故事。

这段历史对吴青林的母亲和他自己都是一种不可承受之重,“我爸努力忘却,我妈拒绝回想,他们像是用一生来抵抗那些,我想他们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我把这些真相挖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吴青林打起了退堂鼓。他对一起探寻的同学龙忠勇说:“生活看上去温和平常,掀开来真是青面獠牙,狰狞可怖。唉,我不是那种敢于直面真实的人,更不是那种能扛得起历史重负的人。平庸者不对抗。我要学会自然而然地记住,自然而然地忘却。” 踩在那段历史的门槛上,吴青林缩了回去,他选择了放弃。“有些事,上天并不想让人知道。它把它们交给时间,让时间去风化掉,也让时间去……软埋它。”

相反,他的从事建筑文化学的同学龙忠勇教授却选择了直面真相。他要写他那套“南方庄园”中的第一本《川东庄园》。他想了解这些豪门家族怎样兴盛,又怎样衰落。通过这些庄园的建筑历史,它们的扩建、繁荣到废弃的全过程,从中可以窥见中国历史的拐点和它的真实发展轨迹。

龙忠勇对吴青林说:“有人选择忘记,有人选择记录。我们都按自己的选择生活,这样就很好。”

记得湖北大学杨建波教授在她的《文革乡风》中写了这样的特色见闻:“地主的阶级地位可能已让那地主子弟早已习惯了别人的呵斥和不屑的目光,无论(阶级斗争嗅觉异常敏锐的)大老头或其他人怎么对待他,他都不作任何反应。”对多数人来说,与世无争,平静而平安地生活才是最要紧的。

而龙忠勇为什么选择记录?“因为历史需要真相”,揭示真相事关重大,是社会精英的历史责任!

事情本来以中国传统文化定义为“且忍”“且忍”,“天知地知我知”,不必“你知他知”的,却被作家方方以沉重而详实记录方式道破了天机!

《软埋》的获奖引来了众多的非议!

“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王诚:颜色革命的信号弹 《软埋》是要埋掉新中国!文中写到:“最后,我强烈建议公安检察部门,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调查方方,与境外势力有着何种程度的勾结,与资本集团存在着何种利益共生关系。她领取三份高薪是否涉及职务犯罪,她的五套别墅是否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于这些问题一查到底,反腐败不能只反共产党的干部,党外的干部犯罪,与必须一视同仁,否则就是对党员干部的歧视和不公。”

军方人士赵可铭上将:《软埋》是对土改的反攻倒算。

中央宣传部研究室原主任刘祖禹:《讲话》(指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后发表《软埋》是极不正常的。

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张全景:《软埋》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

武汉组织了几场以“《软埋》是一株大毒草”为主题的“工农兵”批《软埋》活动,主要言论有:

方方丑化共产党,对时代的反动!

方方造谣,代表资产阶级攻击中国共产党!

批《软埋》,触动了方方的反共本质!

《软埋》为地主恶霸招魂,为新生的资产阶级开路。

……

不一而足,一时间棍子帽子满天飞舞,文革语调山呼海啸。 


 

 

追寻真相的责任,历史地落到像龙忠勇这样一批社会精英的身上,他们在救赎自己的同时,也积极参与着历史的建构。俄罗斯公布了前苏联众多档案,我们会有所仿效,让权力透明行驶吗?不要让历史的真相被时间软埋,这可能就是《软埋》的主题思想,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所以,第三届“路遥文学奖”评委会给了作家方方这样铿锵有力的颁奖词:

“在2016年发表的诸多长篇小说中,方方的《软埋》是一部结实、厚重、令人深思的现实主义力作。小说以精致的结构呈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具有强大的历史穿透力和美学的丰富性。她固然不是选取土改题材的唯一作家,但她却是把同类题材处理得恰到好处的作家,让批判性与文学性达到了很高程度的融合”。

我读《软埋》,得益于香港中文大学蒋平教授的推动。她给我发来了《软埋》的电子文本,立即遭到屏蔽,接着她又发来PDF格式,我才得以一睹真容。读完《软埋》,即刻想到了湖北大学文学院杨建波教授撰写的《大历史背景下的个人命运》(杨力耕先生生前身后的故事)一书,感触颇深。该书讲述了作者祖父、爱国进步人士杨力耕先生在抗日战争、国共战争、中共建国初期的传奇经历与不幸的人生结局,以及家人遭受株连,不断为亲人平反昭雪的曲折历程。两者都诉说了开明绅士在土地改革时期的历史遭遇。只是个案有别,文种不同,前者是小说,后者是纪实,后者更是令人无可置疑!前者主人翁们选择了“忍”,甘愿让时间去做“软埋”!后者一家人背着“恶霸地主”“狗崽子”的黑锅,终于“忍无可忍”,执著地“不平者鸣”,遭遇到了更为惨痛的人生际遇,杨力耕先生的小儿子杨汝俊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使我联想到了希特勒,他为了摆脱经济与政治危机,制造了优秀人种与劣等民族的人种学说,号召属于雅利安后裔的德国平民屠杀富有的中东移民犹太人,让世界陷入了惨绝人寰的杀戮。这和讲阶级斗争,通过“先进阶级”和“垂死阶级”的殊死搏斗,也让世界刀光剑影、血流成河在本质上别无二致,貌似合理、神圣、崇高,却充满杀机。他们的理论毫无创新,两者同出一辙,无非是从上帝那里捡来的善恶二元对立的思想破烂,上帝镇压异教徒,共产主义者镇压阶级异己分子,法西斯镇压雅利安异族,后两者不过是结合新的历史条件进行了适当的改造和变通!它们之间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只不过共产主义者比上帝和希特勒更高一筹,把自己打扮成无产阶级、贫下中农等社会底层人民的大救星,对于穷苦大众来说就更具有亲和力和煽动性,把世界特别是世界的东方弄得晕头转向,鲜血淋淋,破坏性比希特勒更大。解放全人类的思想无可厚非,但鼓动暴力一定是歪理邪说。凡是背离民主、人权和法制轨道,鼓动人类相互仇恨、相互屠杀的说教都是邪恶的反人类的。读完这两本著作,且忍庐与三知堂浮现在我面前,俨如一座座东方的哭墙,这段历史不能被遗忘,更不能被重演!

 

 


不可否认,也无须讳言,早期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确有人剥削人的现象。但社会的发展进步是以技术为中轴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忽略科技进步的政治说教,只能背道而驰。比如视科技为雕虫小技的儒家思想的指导地位不动摇,才是旧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科技进步才是社会进步的决定性因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成功,仍然是通过剥夺“剩余价值”的方式获取,插的是无产阶级的政治标签,干的仍然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过程中“剥夺者”的勾当,党委建在企业上,那些腰缠万贯的哪个不是“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在打工族、农民工中,又有几个是共产党员?剥夺者被剥夺,被剥夺者最终“以人民的名义”成为剥夺者,剥夺者=剥夺者,现在叫做既得利益集团。所谓的“革命”不过是翻了个大烧饼!你不服不行,他们会拿“宇宙真理”压服你。什么哲学博士、法学博士,他们无知到不知“宇宙真理”的来历,这个词只有在上帝的词典里才能找得到!上帝是真理的化身,他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你哥白尼不服不行,你胆敢妄议上帝,颠覆教权,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死路一条。呜呼哀哉,可恨这样的历史仍然在我们的时代重演!





历史照片:斗争会后活埋地主




公司简介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主办单位:归元霹雳火管理咨询(武汉)有限公司∣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月湖街铁桥南村135-2-1∣联系电话:027-84594978
公安备案号:42010502000349  工信备案号:鄂ICP备09016823号-7